当前位置:首页  文献信息开发
文献信息开发室完成第四期《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下电商的作用和发展》专题文献编写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2-05-04 点击:25    返回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下电商的作用与发展

 

1. 农村电商对新农村建设的意义

电商在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05年,中国共产党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十一五规划纲要建议》,提出要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村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从此全国各地开展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电商的推广改变了过去农村相对单一的经济模式,增加了农民收入渠道。[1][2] 2018年,在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明确指示了电商对乡村振兴的作用。如今,农村电商不仅为贫困村民提供了就业机会,还打开了偏远封闭的贫困村的市场大门,成为了农村全面脱贫的根本保障。[3][4]随着“互联网+”农产品出村项目开展,农村电商逐渐成为乡土产业与全球电商市场对接的窗口和桥梁。这不仅改进了农产品、农村加工品等商品的物流,还为农民提供了创新创业平台,增加了收入平台。[5]农村电商的发展促进了农村消费结构优化升级,降低农民消费的边际成本,有利于提高农民生活质量。[6][7]目前越来越多得农民通过电子商务实现了脱贫致富。[8]截止20209月,全国淘宝村和淘宝镇网店交易额超过了13万亿元,活跃商店数量达到2963万个,共创造了828万个就业机会。[9]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网络零售总额达到3014.5亿元。[10]随着农村电商的发展,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不少农民从事第二、第三产业,快递等行业迅速发展起来,促进了农村产业融合。[11][12]农村电商的发展还吸引外来人口从事相关工作,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13]

总之,发展农村对新农村建设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2. 农村电商发展机遇

目前,农村电商发展遇到了良好的机遇。这些机遇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农村电商市场持续扩大。随着信息化的推进,互联网也在农村地区得到了推广,农村网民数量迅速增长。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6年底,中国农村网民数量为2.01亿人,覆盖率为33.1%20216月,农村网民数量增加到2.97亿人,覆盖提升到59.2%。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下,我国农村居民收入也呈现增长趋势。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2016年农村居民平均收入为12363.4元,而到了2020年,农村居民平均收入则增加到了17131.5元。网民数量的增加和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为农村电商持续发展提供了市场基础。

第二, 农村电商产业基础日益牢固。经过多年的建设,农村电商的物流体系逐渐完善。2020年上半年,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超过97%。[5]随着农村电商市场得到了开发,各大电商平台也进军农村市场。[14]阿里推出“千县万村”电商计划后,目前已经覆盖全国超过500个县,建设超过2.2万个存储货物中心。京东已经在超过1700个县建立了服务中心,培育了超过30万名的电商推广员,覆盖超过44万个乡村。苏宁在农村地区构建了超过1770家直营店。 产业基础设施日趋完善,为农村电商发展提供了基础。

第三, 惠农政策与项目的实施下,农村电商产业综合治理水平得到提高。《关于开展2021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农村电商发展应该要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对此政府应该要优化政策供给、提升服务和治理水平。从惠电商项目建设的情况来看,目前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已累计覆盖1000个县。随着农村电商的发展,政府逐渐增加了对网商的培育和资源投入。尤其是近年来中小规模农村网商逐渐发展壮大,政府也改变了原先高强度资源投入的扶持政策转向“以奖代补”、贷款补贴等多元化金融扶持政策。

 

3. 农村电商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1.png

图来源于《2020-2021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

图1 2020年淘宝村分布省域分级图

 

表1 2020年淘宝村数量城市排行榜

淘宝村数量

排名

山东

菏泽市

396

1

浙江

金华市

365

2

浙江

温州市

329

3

浙江

台州市

295

4

福建

泉州市

238

5

浙江

杭州市

224

6

浙江

宁波市

202

7

浙江

嘉兴市

196

8

广东

广州市

192

9

广东

东莞市

184

10

数据来源于《2020-2021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

 

虽然农村电商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其在发展过程之中也面临着一些问题。这主要表现在全国范围内,农村电商的发展呈现不平衡。东部沿海地区农村电商发展快,中西部地区相对滞后。[15]根据阿里巴巴《2020-2021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淘宝村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中西部较少(图1)。截至20209月,全国共有5425个淘宝村,其中1757个在浙江,1025个在广东;分别占总体的32.4%18.9%。相比之下中西部的淘宝村数量较少,河南、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广西六省的淘宝村总数量为258个;分布在西北省份和西南省份的淘宝村数分别为28个和31个。淘宝村数量城市排名前十的城市位于山东、浙江、福建和广东四个省份(表1)。其中山东菏泽市最多,总数为396个。农村电商的发展带动经济发展的程度也存在地区差异。从全国范围看。经济发达地区农村电商带动农村居民增收的效率高于经济较落后的地区,呈现“东强西弱”的梯队关系。[15]根据王七苟对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四大区域农村电商对经济推动作用的实证分析,东部农村电商发展对经济引领作用最大,西部次之,中部再次,东北最低。[16]这种差异是多种原因造成的。

第一,部分地区农村人口结构变化影响了电商发展的市场环境。我国部分农村地区适龄劳动力减少影响着当地产业发展,而产业基础薄弱又影响着电商的发展。李健对东北三省农村电商平衡发展状态进行实证分析的结果表明人口净流出、适龄农村劳动力比重下降以及城乡收入差距过大是导致东北农村电商发展不平衡的主要诱因。[17]由于人口流失,尤其适龄劳动力的流失导致电商缺少赖以生存的土壤,留守的老年和儿童对互联网的使用率相对较低。城乡地区不协调发展也限制了农村电商的发展。此外,农村人口老龄化也导致了农村电商人才的匮乏。[18]电商是技术密集型产业,除了需要了解电子信息技术以外,还需要对市场行情有敏锐的了解。这方面年轻人比老年人更有优势。例如,在对张掖市农村电商的调查中发现农村电商服务站的经营者多为25-45岁的年轻人。[19]农村人口高龄化影响着农村电商的发展。

第二,一些农村地区供应链和物流系统不完善,制约着农村电商进一步发展。目前,我国农村电商刚起步,存在交通条件差,订单数量少且分散,无规模效益等问题,造成物流成本高、农村网点覆盖率低,电商售后质量差等问题。[20]供应链方面,农村地区基础设施不完善,制约着农村电商的发展。例如,一些农村地区冷链物流建设不完善,而农产品是具有季节性的商品,缺少冷藏设备不利于保持农产品的新鲜度。[21][22]除了受基础设施的影响外,市场化的程度,居民的思想观念也影响着农村供应链和物流系统的建设。这个问题在东北地区表现的尤为突出。尽管东北地区,地势平坦,有利于发展物流,建立完善的供应链,但是由于市场化水平低,缺少人才,东北的农村电商供应链和物流系统建设不完善,影响着农村电商发展。[16]以黑龙江省为例,其农村供应链链接不紧密,处于上游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产加工商、农户等农产品供应商较为分散,组织化程度低;也缺少有效信誉担保,农业投资活跃度不高。[18]

第三,各地政府在政策上的扶持效果不同。各地政府对农村电商的扶持效率也影响电商的发展。熊雪和聂凤英运用数据包络分析法(DEA)对云南、贵州、陕西和甘肃47省的农村扶贫效率进行测算,发现大部分样本村的农村电商扶贫综合效率不高,当地政府扶持电商效率不高。[23]目前,农村电商政策体系不完善,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5]一方面,以项目为背景的农村四岸上扶持正具有特定的功能属性,有利于基层政府在推进电商相关项目建设时有章可循,但是其忽略了不同发展阶段的农村电商对知识、资金、技术、人力资源等创业要素具有不同程度的需求,一揽子宏观政策供给无法满足电商经营者差异化的政策输球,极易造成拨付资金和物质资源搭配错位。另一方面,组织间统筹写作力度不足,造成有限政策资源极度浪费。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各部门只见普遍缺乏横向部门或府际间的政策和工作统筹,造成各组织间政策高度“雷同”。这些政策上的不足影响农村电商的发展。

 

4. 农村电商发展策略

针对农村电商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相关研究提出了各种政策建议。其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

改变农村居民的观念,积极培养农村电商人才。政府应该以农村电商下沉为契机,转变农民消费观念,让他们接受电商这一新的消费模式,充分释放农村消费市场潜力。[24]在培养电商人才方面,当地政府可以通过培训、开展相关专题讲座等方式向农民普及信息化的知识,转变他们的销售经营观念,使农民积极地参与到电商的经营活动中。[25][26]针对年轻人不愿意返乡的问题,当地政府可以积极号召大学生回乡创业,利用所学的知识和对家乡的理解,帮助家乡发展电商。[27]为了培养农村电商人才,政府一套完整的人才激励与培养机制。[22]

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农村电商产业基础、在发展农村电商的过程,政府应该要积极地构建与电商服务体系配套的县乡村三级电商物流配送体系,并鼓励物流企业联合,物流与客运联合等,共享农村物流信息。[18][28]尤其在建设三级电商物流配送体系的过程中应该建立适当规模的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以满足农产品上行的要求。[22] 政府还应该进行有效的质量监管体系建设,建立统一规范的数字化农产品质量追溯体系,加大农产品生产、包装、品质等方面的标准化建设力度。[14][29]此外,政府应该完善农村金融体系,发展农村普惠金融,为电商发展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17]

针对实际情况制定“因地制宜”的扶持政策。政府扶持农村电商时应该要根据不同乡村的经济、自然、交通等基础条件来制定符合当地的发展的政策。[18]符合条件的地区可以通过“一村一品”的发展模式,鼓励企业技术创新,对农产品品种、品质相近的不同品牌进行整合,形成规模化运作。[12][25]这个过程中应该要又针对性地挖掘地方农村经济潜力,打造商业化,品牌化的农村电商模式。[16]例如,西部地区可以发展以生态农村经济、特色农村经济为主题的特色农村电商,提供高山作物、西部作物为核心的农村经济产品。

                                                                       作者:吴凡

参考文献:

[1] 石榕清,李小彦,宋涛. 区域经济发展视角下B2C电商平台对农村经济的影响研究 [J]. 现代农业科技,201923):232-233,236.

[2] 朱芳芳. 新农村建设背景下电商对农村经济的影响 [J]. 中国市场,202129):181-182.

[3] 马莉. 精准扶贫背景下西部地区农村电商发展对策探讨 [J]. 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1, 432):119-121.

[4] 赵礼强,姜崇,成丽. 农村电商发展模式与运营体系构建 [J]. 农业经济,20178):117-119.

[5] 郭凯凯,高启杰. 农村电商高质量发展机遇、挑战及对策研究 [J]. 现代经济探讨, 20222):103-111.

[6] 刘云. 双循环视角下农村电商发展对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差异性探究 [J]. 商业经济研究,20219):64-68.

[7] 张杰,陈凌云. 农村电商发展对城乡居民消费差距的影响及差异性——基于区域差异性的比较 [J]. 商业经济研究,20212):46-49.

[8] 朱燕. 电商精确扶贫——互联网+农业背景下的扶贫新路径 [J]. 经济研究参考,201716):76-82.

[9] 阿里研究院、淘宝村发展联盟、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1%的改变———2020中国淘宝村研究[EB/O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1041947207037125&wfr=spider&for=pc,[2022-3-10].

[10] 商务部电子商务信息化司. 2020年网络零售市场发展报告[EB/OL]. https://dzswgf.mofcom.gov.cn/news/5/16215879050906.heml, [2021-6-25]

[11] 李红. 新农村建设背景下电商对农村经济的影响 [J]. 中国市场,202028:195-196.

[12] 马静怡. 区域协同视域下西部地区农村电商产业融合效应与优化策略 [J]. 商业经济研究,20223):101-104.

[13] 王嘉琪. 农村电子商务在乡村振兴的带动作用 [J]. 电子商务,20201):23-24.

[14] 杨雪梅. 乡村振兴战略下农村电商发展的困境与破解途径 [J]. 山西农经,20223):76-78.

[15] 陈宇虹. 我国农村电商发展与农村居民增收关系实证分析——基于长江经济带11省市的面板数据 [J]. 商业经济研究,2020 (4): 125-128.

[16] 王七苟. 我国农村电商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关系研究 [J]. 商业经济研究,202023):129-132.

[17] 李健. 空间视角下农村电商不平衡发展与再平衡研究——以东北三省为例 [J]. 商业经济研究,20224):142-145.

[18] 张丁月,陈德慧. 黑龙江省农村电商农产品上行中存在德问题及对策研究 [J]. 商业经济,20223):9-11.

[19] 周樱佬,苗佳泽. 农村电商服务站绩效影响因素研究——以张掖市为例 [J]. 边疆经济与文化,20222):38-44.

[20] 杨守德,张天义. 渠道下沉背景下农村电商发展研究 [J]. 商业经济,202012):99-100.

[21] 赵广华. 基于共享物流的农村电子商务共同配送运作模式 [J]. 中国流通经济,2018327):36-44.

[22] 史稳健,申威,刘若阳. 乡村振兴战略环境下我国农村双向电商物流优化研究 [J]. 物流科技,20204):107-109.

[23] 熊雪,聂凤英. 西部地区农村电商扶贫效率测算及其空间特征 [J]. 农业展望,20211710):80-90.

[24] 王晓然. 农村电商下沉与城乡消费市场一体化发展探讨 [J]. 商业经济研究,20224):146-149.

[25] 左宇,李蛟. 互联网背景下农特产品上行问题探讨 [J]. 现代商业,202020):30-32.

[26] 肖童晞. “互联网+农村”:农村经济的新发展——以“农村四哥”视频创作自媒体为例 [J]. 全国流通经济,201917):128-130.

[27] 吴雪. 新常态下农村电子商务创新发展路径分析 [J]. 商业经济研究,20205):87-89.

[28] 陈文. 我国城乡物流一体化体系构建问题探讨 [J]. 商业经济研究,201921):90-92.

[29] 苏红健,崔凯. 加快完善农村电商服务体系 [J]. 中国发展观察,201910):37-3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