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报道

【寻根新闻】《百年协和》出版 全国台盟中央常务副主席汪毅夫作序


近日,由我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袁勇麟教授主编的《百年协和》由福建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全国台盟中央常务副主席、全国台联会长、协和学院创办时担任福建省分管文教副省长的汪毅夫教授为本书作序。中国科学院院士、福建协和大学校友唐崇惕教授,百岁老人、福建协和大学校友张天福分别为本书题写书名。

《百年协和》分“百年黉宇 梦中宫阙”和“学府宏开  蔚为青俊”两篇,以大量珍贵的历史图片、档案资料,图文并茂、生动形象地全面展现了上世纪响彻东南的高等学府“福建协和大学”的办学历程和成果,以及以“协和”之名兴办的新型独立学院“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的十年办学成效。

《百年协和》是给所有“协和人”和关爱“协和”的人的一份珍贵而特别的礼物。汪毅夫教授表示,阅读本书的过程,是读懂这两所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大学(福建协和大学、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以及彼此之间关联的过程,也是感受一所大学精神与文化传承的过程。袁勇麟院长期望通过此书能让每位师生读懂一个世纪前的“协和大学”和十年成长起来的“协和学院”,并把《百年协和》献给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十年校庆。



附:汪毅夫为《百年协和》作的序

《百年协和》序

我敬重的导师俞元桂教授1942年毕业于福建协和大学中文系,1946年他回到母校任教。俞元桂先生曾经写过一首《怀魁岐母校》的诗歌:“楼台掩映碧波明,校景东南负盛名。济济良师辉讲席,莘莘学子拥书城。葱茏树影藏人影,宛转琴声杂鸟声。漫步江边风习习,千帆竞发趁潮平。”余生也晚,诗中描述的福建协和大学读来不免令人心生向往。2003年,福建师范大学应时之需申办一所独立学院,拟沿用其三个主要前身校之一的福建协和大学的校名,我觉得最合适不过,便赞成取名“协和学院”。我在《福建协和大学与福建文化研究的学术传统》一文中提及1931年福建协和大学因撤销教育学院后不符合“大学应包括三个以上学院”之规定,也是以“福建协和学院”获准教育部立案的,直到1942年获准升格,恢复“福建协和大学”之校名。2007年,我指导的研究生黄涛以福建协和大学为研究对象的博士论文《大德是钦——记忆深处的福建协和大学》正式出版,他邀请我为该书作了序言。

《百年协和》是有关福建协和大学的又一部著述,这是给所有“协和人”和关爱“协和”的人一份珍贵而特别的礼物。正如书中所言,福建协和大学留下的是灼灼其光的历史,有很多值得借鉴和传承的宝贵精神遗产。它的珍贵与特别之处,表现在编者极力收集与挖掘前人未曾发现的史料并进行考证,特别是照片,补充了原有史料的不足,并对这些资料认真编排,以更好的形式呈现给读者。比如书中第二张图片“协和大学仓前山校址”的图片,据说是从日本东洋文库的莫理循收藏的专辑《Album of Hongkong Canton Macao Amoy Foochow vol.1)》中翻拍出来的;还有多张难得见到协和大学学生活动的照片;另外,本书对协和大学培养的院士名录进行了考证,并收录了12名院士的照片。这些照片是经过多番努力收集来的,可谓来之不易,十分珍贵,而这些对再现历史是很有价值的。

本书的特别之处还表现在以一种文学的叙事来重现和书写历史。上篇在描述福建协和大学历史中融入了诸多校友的深情回忆,饶有趣味地展示了协和大学的另一面;更难能可贵的是,书中有意识地挖掘出福建协和大学永不过时的教育理念。下篇描述了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对这种精神理念的追寻和自身永不止步的教育追求,选取了协和学院创新教学和校园文化的某些片断,以小见大其作为新世纪福建省高等教育改革“试验田”和“孵化器”取得的育人成效。十年的风雨历练,已让协和学院从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慢慢成长为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在新世纪的朝阳下,满载希望续写着教育新篇章。阅读本书的过程,是读懂这两所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大学以及彼此之间关联的过程,也是感受一所大学精神与文化传承的过程。

历史的车轮带不走的永远都是那些留下深深印记的人和事。不管是一个世纪前的福建协和大学,还是如今的协和学院,那些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和闪光的日子被文字书写成不朽的记忆;那些激动人心的历史场景和难忘的画面被影像定格为永恒的瞬间,相信这些岁月积淀的荣光将激励着每位“协和人”执著坚定地走下去,在新的征程上奋勇前行。我想,这也是编者的心愿所在。

是为序。

汪毅夫

20131018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