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文艺
【协和艺文】记忆里的天空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文化产业系2017级广告学专业 陈健         责编:陈雅         发布时间:2018-05-11    

继1月31日 “蓝月亮”天文景观轰动网友之后,今年第二次的“蓝月亮”天象再次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了久违的天空,在网上掀起了晒月亮的狂欢。这让我突然很是感慨,我们有多久没有好好地抬头看看这片天?

对于彩虹,落日,星星,月亮,曾经习以为常的东西,我们仿佛更多的是从电子媒体上注意到,那抬头三尺有明月的情怀,又从什么时候开始离我们远去了呢?还记得朋友的一句话使我一时静默,“我们太忙了,哪有时间看天啊。”

“真的是忙碌吗?还是我们已经开始苟且于生活。”对于他的话,我有些不以为然。

每每下完课,楼梯、石板路、各种繁忙的人行轨道,呼啸而过一群群人:赶着去取外卖的;奔走着去食堂的;跑着去办公室的……生活好像被恶趣味似地加快了脚步,快进十分,连驻足喘息的时间都不见了。灰色的阴云和黑色的夜,沉重得似一尊石塑,浸溺压抑在心口。我们仰望星空的头颅,低下,为现实的物质,垂下,为不满足的生活。我们何曾真正抬起头过?

因为低头,所以我们对于天空,固然逐渐忽视,直趋于常态。可是偶尔抬头,我们看到的又是什么呢?天空总是浑浊的,即便是雨后的青天,也像掺了水一样有些苍白,蓝得不纯粹,不过瘾,就像发呆时眼前的空洞一般。是我们的天空因为我们的忽视而伤了心,故而变了样?不,像镜片上的污浊一般的,是木木然注视黑板的死鱼眼下的斑浊,是一直停留在手机蓝光屏幕上的呆滞。灰暗的天,污霭的云,是人们空洞的瞳孔,死鱼的眼。

云朵的形状总是那么单调,不管冬夏,不论何时。铅灰色死气沉沉的平板成一块,毫无层次和美感可言,让人看了就生厌,就像是电脑上密密麻麻无趣的字眼;黄昏时也看不到浓艳的火烧云,夕阳都如同散了黄的鸡蛋一样粘乎乎的,让空气中的只剩下两字——压抑;夜晚的天空黑黑的,星星少得可怜,仅存的几颗也是含混不清,比星星明亮的,是人们通宵熬夜的眼,又或许是床上亮堂的手机屏幕;至于月亮,在城市的霓虹和万家灯火的辉映下,显得那么可有可无,被繁杂的车笛声掩盖了辉色。

这样的天空,又怎么能吸引我们的目光呢?在我的记忆中,天空可不是这样的。

小的时候在农村,没有手机和电脑,只有野趣的农田,一群大孩子拉上一群小娃娃,捏土、打鸟、捉蝴蝶,闲来没事总爱看天。那时候的天空真是可爱。若是晴天,那天真叫蓝,仿佛刚在湖面的水里浸染清洗过,纯净得好像随时会滴下水来。蓝得清澈,好像是一眼看到底的溪水,倒映着一双双童时的眸。很多人都说是环境污染改变了一切,可仅仅几年的时间,又能更改天空的几分颜面呢?

其实,天空一直都没变,变的只是我们的眼睛。儿时的目光,换来纯心灵的眼界。彼时的天空,云是永远的主角。在这块蓝色的幕布上,它们上演着无人能懂的大戏。小时候的青天白云,它们像新采的棉花那样洁白、那样轻盈,不停变幻着形状,时而像群羊,时而像奔马,时而像丝丝缕缕的薄纱,更多的时候像巨大的雪山,在风的推动下不断涌起,坍塌,再涌起,再坍塌。云朵生成、飘散、聚合、分离,或者自顾自地走来走去,在地上画过巨大的阴影,投下一片清凉。

是城里的天空和农村的不一样,还是成人的天空和儿时的不一样呢?

城市的迷乱霓虹遮挡住了人心仰望天空的视角,成长到底是社交的成熟还是灵魂的污浊?康德在书中说过:“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顶的星空与心中的道德律。”我不知道当年在康德头顶的星空是什么样的,或许是像梵高的星空那般璀璨,但绝对不是像我们所看见的这样。我不是康德,无法代他回答。但我自己,却怀念我那记忆中的天空了。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2014迎新新闻专题(持续更新中) 09-05
盘点2013(图文) 03-12
首页链接 09-15
勤俭节约 03-19
【映像协和】协和学院宣传片-2014年版 11-26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