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文艺
【阅读经典,阅读生命】从传播学史中看当今新闻业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文化产业系2015级汉语言文学 陈尧         责编:王菲         发布时间:2018-04-20    

推荐书目传播学史

作者罗杰斯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5年7月1日

作者简介

罗杰斯是当代美国最著名的传播学学者之一 ,也是世界颇有影响的媒介研究者。他 2 0世纪 50年代在衣阿华州学习 ,曾任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安南伯格传播学院教授 ,新墨西哥大学传播和新闻系教授、系主任等职。 60年代以来 ,罗杰斯撰写或参与撰写了大批传播学著作和论文 ,包括 :《创新的扩散》、《大众传播与国家发展》、《传播网络 :趋向一种新的研究范式》、《经验的传播学派和批判的传播学派》、《传播技术 :社会中的新媒介》、《议程设置研究 :它在哪里 ,它往何处去 ?》、《90年代的艾滋病 :一个公众问题的议程设置》、《回溯与前瞻 :百年传播学》、《从布莱尔到施拉姆的传播学和新闻学 :一种沉积》、《传播学中的信息论的历史》、《议程设置研究分析》、《传播学史》等。在众多主题中 ,罗杰斯特别由于以下几方面的成就而引人注目 ,并由此奠定了他在当代传播学界的权威地位。


从传播学史中看当今新闻业

文化产业系2015级汉语言文学  陈尧

正如书名所说,这是一本传记式的传播学史书。相较于枯燥无味的纯记录历史,这本可能会稍显生动些。利用讲故事的方式,向我们叙述了传播学是如何发展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几大理论成为了五百多页的“烦人精”。我现在能回忆起的也就只剩下那几个人名:不知为何出现在传播学中的达尔文、擅长精神研究,尤其是催眠大法的弗洛伊德、被我们捧上天的马克思、控制论维纳、信息论香农以及我们的传播学之父施拉姆先生。当然其中还有研究社会学的芝加哥学派和注重心理学的哥伦比亚学派。让我这样一个入门者来对他们的理论做出任何评价,显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不过,通过传播学史所论述的内容,来聊聊如今的新闻业倒是不错。毕竟,新闻和传播密不可分。

“进化论”与新闻业有何关系

达尔文耗尽心血著成了《物种起源》,这种成功不是偶然。如若航行时他不选择上岸,如若他上了岸却不愿意去观察,那么也许人类祖先是猿猴这个事实,我们今日还不得而知。达尔文选择打开他的“第三只眼”,而这“第三只眼”正是作为新闻从业者所需要的。没有新闻敏感哪来的新闻?就像达尔文没有“生物敏感”哪来的进化论?

当然,达尔文除了拥有敏感度,同时也懂得把握时机。他完成研究后,一直在等待时机。直至华莱士发来他的文章,达尔文才决定截取研究成果的片段进行演讲。不得不说,这一招真是妙极了。这就如同新闻行业,新闻追求的是符合时宜。现在发表关于清明节的新闻,显然是滞后了。某歌星举办演唱会,等他到达城市后再刊登相关新闻,显然是会被人抢先,削弱新闻价值了。新闻最害怕的就是不合时宜,不合时宜的只能称为信息。缺乏时效性的现象在当今新闻业屡见不鲜,不知道是否因为新媒体的发展,几天甚至一周前的新闻仍可被重新发表或是出现在软件首页,真是不可思议。

所以,进化论和新闻业有关系,这是显而易见的。

新闻受众正遭受“弗洛伊德式”催眠

弗洛伊德擅长于精神学研究,他利用“催眠”治疗病人,使病人得以宣泄。这不禁让我想到传播学中的“催眠大法”——媒介拟态环境。众所周知,我们每日都生活在各种媒介为我们建造的社会之中。真真假假的各类信息混杂,早已麻痹了我们的大脑。大部分受众早已丧失了分辨能力,好似看到的便是真的了。这难道不是新闻媒介在对我们进行催眠吗?“我们的世界是如此和平美好,灾难中没有人受伤,周围没有小偷强盗,每个人都过幸福生活。”这就是新闻媒介为我们创造的世界。我们正遭受着被催眠,却浑然不知,魔弹论当真一点道理都没有吗?并不是。

提到宣泄一词,我便又想提提新闻自由。我们的言论当真自由吗?揭露某个村庄拐卖妇女的新闻,最可能遭受的就是被当地政府压制以及受到人身威胁。记者有新闻自由,但是自由是有限度的。正是如此,拐卖妇女的情况仍然时常发生,未得到彻底整治。这就是所谓的新闻自由。如今已鲜少有人愿意去反抗,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无力反抗。

普利策的黄色新闻仍然盛行

《世界报》喜欢采用耸人听闻的手法追求轰动的效应,煽动黄色新闻。这样的手法如今也屡见不鲜。腾讯新闻最常推送给我的就是黄色新闻,即便我不感兴趣。哪怕是曾深受我喜爱的凤凰新闻也是,往下多刷几下,就是各种八卦、搞笑的信息。的确,有市场才能存活,但各大新闻网好像走上了歧途。近几年盛行的“标题党”和“震惊体”都是为了博眼球而存在,真正在做深度新闻,致力于追求新闻价值的媒体基本不存在了。娱乐至上时代,信息能够瞬间流逝。能够被记住的必定是有内涵的,只顾着娱乐也只能被大众一笑而过。新闻之所以被称作新闻,是因为它有新闻价值。黄色新闻固然也能被称作新闻,但其实更像是八卦消息、搞笑段子。

黄色新闻确实拥有一大部分受众,但与此同时,也有需要深度新闻的受众。这是新闻媒介不可忽视的一类人群。如果我们坚持娱乐为王,而不是内容为王,那就做只咸鱼,等待着新闻业败落就好了。

施拉姆口中的舆论监督

先不论新闻业是否完美的监督社会,起码它确实起着第四权利的作用。地沟油的泛滥、火锅底料的重复使用以及现如今小苍蝇的不法行为是谁揭露的?是新闻记者。这就是新闻业的监督功能。新闻媒介像是群众的代表,走入普通百姓无法轻易走近之地,探索无法轻易触碰之领域,充当着正义与邪恶之争的法官。正如同施拉姆所说的那样,我们的新闻业正引导着舆论,对不义之举进行扼制。

新闻业一刻都不能消失,否则我们又将回到远古时代。除了书中所提到的几位传播学者,这个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学者曾为传播学而拼搏。没有他们的坚持和研究,传播学就无法发展。我一想到传播学被人们所接受的过程是如此的艰辛,可如今新闻业却一蹶不振,就难免有些心寒。躺着写新闻和闭目塞听编故事都是应该被忌讳的。我们的新闻业正从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变,但我们的新闻技巧却没有任何改进。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看新闻?是受众失去了解新闻的兴趣吗?没有。是因为新闻业让受众失望了,千篇一律的新闻,固定的写作形式,就如同每天吃的是同一种食物般,起先惊喜万分、喜爱非常,后来味同嚼蜡,毫无新意。这就是我们的新闻业,如今萎靡的新闻业。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学院“一带一路”中国文化体验课程开班 10-26
协和学院敦聘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行长杨展鹏为客座教授 10-25
学院学习新思想党员干部培训班开班 10-24
学院举办“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院级选拔赛 10-19
外语系学子获第三十届韩素音国际翻译大赛优秀奖 10-19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