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文艺
【协和艺文】春生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文化产业系2018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朱璐璐         责编:陈雅         发布时间:2018-11-21    

春生是在快入冬的时候进的村庄。

玻璃上的雨斜斜地透着光亮,春生坐在窗旁,看着列车外渗着几分凉意的苍绿小山和天空,那天空没有什么颜色,灰茫茫的一片。

眼前是当年熟悉的景致,即使多年过去依旧如此。通往家乡的路在此刻变得格外悠长,春生把自己从思绪的空白拉回来,伸手触碰了车窗的玻璃。

凉凉的。

这凉灵活地缠着他的手指,融进了皮肤里,像当年叶脉上的一滴水,圆滚滚地落在荷叶后青蛙的头上,落进了当年家后院的水塘,只在心里激起不大不小的涟漪。

这个季节本应十分让人清醒,空旷的天,即使灰也灰得清澈,真诚地昭示着入秋后最后一场雨的离去和入冬前第一场雨的到来。这雨细而温柔,透过它的所有绿都显得有些朦胧,它将一生的美好和温情都藏进这个季节里,如同阿姐的手。

那片樱色就是在这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漫山的山桃粉,似樱花又不是樱花,一树一树,那是什么花?春生想要看清楚,那片樱色却开始离他越来越远。

太远了,太远了。

在模糊的水雾里,春生看着列车外,列车外还有几条铁轨,铁轨外是片稻田,雨水浸润着这尚未冻僵的土地,而那片樱色在稻田之后,只几眼就离开了春生的视线。

那究竟是什么花呢?春生想。

开过了当年母亲去城里的深秋,恰逢张家那小女儿给家里带来了青团子,白净微微泛着红色的脸,笑起来一口糯米牙,很是惹人喜爱。那青团本应是清明时节的美食。张姨心灵手巧,做的青团香甜软糯,用了特别的长叶子垫着,香到了心里去,使那一整天都带着清香的草木气息。

在那个没有什么压力的季节里,他跟着平日里一起玩的阿哥踩着家里的老爷车去了很远的地方,那场骑行的尽头,有大风灌进他的袖口和衣领,山林呼呼作响,在深秋里那样一场风实在难得。春生在树下,在叶子的阴影里,风把他吹得澎湃。

视线所及,便有这样的花。

开在风里,也开在春生的心里。那么温婉美好的植物,一开一枝,一盛满树。那片樱色在秋季山谷的大风里摇晃,整个山谷为之回响。远处是山,连绵的、高低起伏的山。

春生听阿哥说有一天要到山的尽头去,风似乎要把他吹起,而地面上的什么东西又让他站稳了脚跟。山里的鸟,和着这风,很快就没了踪影。

春生看着此时的列车外,依旧是灰蒙蒙的天空和苍绿,冰凉的雨落在那低矮的小山上,每一块岩石,每一片叶子,都浸润着这秋雨的色泽。

入冬了,立冬是要吃羊肉的。

他所出发的地方冷冽且早已有了冬天的味道,这里,依然温暖又清爽。他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天没吃羊肉了,他开始怀念起了母亲做的羊肉汤。离家数载的游人,才更会体味故乡的深远悠长。这些年他品尝过许多佳肴,如今比起母亲的手艺,它们都寡淡无味。

快到站了吧。

春生想。

入目的一切越来越熟悉,承载了他的整个故乡回忆。又来到这片土地,多年来似乎未曾改变。雨还没有停,到家后,他会看见什么呢?那只吠了夜归人多年夜晚的大黄狗早已不在,水塘里也没了青蛙,张家小女儿抱着她的孩子,绣着丈夫的扣子,现在这个季节似乎吃不到青团了吧,阿哥放下了锄头,喝一口烈酒时又会不会想起当年呢。

不想了,就这样吧,快到了。

春生扯开了些座位一边的纸袋,那是带着水露的百合,看上去就像上好的绸缎。透透气吧,他在心里说。

母亲在世时,最喜百合。

春生听着并不清晰的雨声,缓缓叹了一口气。在剩下的日子里,还要度过许多漫长的冬天呢,每个人都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在这秋季的最后一场雨、冬季的第一场雨完全结束前,他再一次看了一眼眼前渗进雨水里朦胧的铺满山的花林。

那究竟是什么花呢?春生想。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关于开展校内巡察的公告 12-14
学院召开新学期教职工大会并检查开学前准备工作 02-23
院党委传达贯彻落实全国师德师风建设工作视频会议精神 02-22
学院召开新学期全体中层干部大会 02-22
院领导带队走访部分在榕创业校友企业并看望校友 01-30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