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文艺
【协和艺文】火树银花不夜天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文化产业系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林栋贤         责编:张 镍         发布时间:2017-03-30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稼轩先生这一句,可谓流传千古。兴许是境界不够吧,每每读《青玉案·元夕》之时,印象更深者,往往是上阙:“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百花未开,东风先绽了火树银花,岂能不令人目眩。刚过春节,万家灯火燃遍,似红莲婉转盛开,更是应了此句。连灯结彩,喜气盈天,更是一派热闹之至的场面。但每逢春节,阖家团圆之时,却更有一种孤独寂寥之感。所谓烟花散尽,繁华过后,便更显凄清吧。

很想体验一次,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从小便向往一个人的旅行。也许是受武侠小说游历天下的感染,又或者是每个少年独有的侠客梦吧。如李白一般仗剑西游,闯出声名满天下。也是因此独爱李白的诗句,因为李白的诗句从来不缺少一种年少轻狂的意味,初读《上李邕》时,那种少年桀骜,可以称得上是热血沸腾了。“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尤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尤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但小时候最羡慕的却不是这种仗剑西游的豪气干云,而是独西楼,看古都火树银花,鱼龙灯舞,天地茫茫,对酒当歌的风雅气派。时至今日,虽然清楚这不过是孩时的幻想,或者说是懵懂时对诗人风雅的向往罢了,但想要游历天下的想法却是愈发炽烈。

高三暑假,同二三死党,游金陵古城。半个多月,走街访巷,甚觉快意。但直到那一夜,秦淮河畔,夫子庙前,四处人声鼎沸,灯火通明。那一刻我方才了解,所谓火树银花不夜天,究竟包含了怎样的漂泊感,明明并不想家,但那种离愁,那种与这一片天地不容的孤独感,掰开了揉碎了,不由分说地塞进胸口。因为热闹,才更显寂寞吧?正如老子所言:美之为美,斯恶矣。

一直觉得自己是如此奇怪,越是热闹,越觉得孤独,我不清楚辛弃疾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写出“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我也不清楚柳亚子老先生,写“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姐妹舞翩跹。”时,是多么热闹的场面。但每每读之,只能满心的寂寥凄冷。这一点,却是与“蓦然回首”所含的意味暗合。

正是如此,又特别喜欢意境相合的《扬州慢》“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正是花开灿烂,方显得花灭时的冷寂。但生生灭灭,或许才是世界的本质吧?正如明月阴晴圆缺,实是永恒。到最后千言万语,才发觉不如东坡先生的《水调歌头》来的洒脱。“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月圆月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无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旗山时评】(2017.03.06-2017.03.12) 03-20
【吾思故吾在】武昌火车站砍头事件: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闻 03-20
【吾思故吾在】“剥开洋葱”才是记者的天职 03-20
【微发现】晨读圣地大盘点 03-20
【记者视线】相亲这门“选修课”,到底上不上? 03-20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