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文艺
【协和艺文】情深不及久伴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新闻宣传中心                 发布时间:2015-10-14    

文化产业系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韦敏

榕树下的落叶一片又一片的被吹散,秋风,不经意间,悄然而起。南方,草木还是那样的绿意浓浓,漫步在石桥流水间,秋天的凉,没有想象中的深。瑟瑟秋风中,不由得想起北方故乡里的秋。一场秋雨席卷而过,总显得特别的清,特别的静,特别的悲凉,直达人心底。

这个时节,家乡的玉米已经收割,村子里,零零散散的人都应在忙着种小麦,和所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一样,我的姥姥,也曾是一个在黄土上忙碌了大半辈子的农民。

记忆中最清晰的便是姥姥清晨出门时的背影,彼时硬朗如斯,轻手轻脚地打开那扇老木门,而我每次都会在老木门打开的吱哑声中醒来,眯着眼睛看着梳着大辫子的挺直的背影和晨曦穿过门缝露出的狭长的微光。从仲夏到深冬,那天的晨曦由微红变作了深蓝,那条粗长的大辫子也变成了稀疏短发。

流光易逝,容颜易老。时光像是黑夜中藏着的一只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晃忽之间,物转星移。

曾经热闹的场面也只有在春节时候才能看到了。一座老屋,一棵槐树,一个人,一只猫。每天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姥姥的头发白了,眼睛花了,腰板弯了,连走路也变得不那么稳了,温暖亲和的脸庞留下的只是岁月的一道道痕迹。在漫的时间里,姥姥总是拿着小马扎一个人坐在老槐树下,打开收音机里的戏曲,吚吚哑哑地听着,幽静的庭院里,声音很大,人却很小。

今年暑假,我在姥姥家住了几日。姥姥得特别的开心,一向不出门的她,硬是连逛了几次集市买好吃的,那天傍晚,我在屋里玩手机,姥姥急冲冲地喊我出来,手里拎着两份豆腐脑,说她最爱喝这个了,让我也来尝尝。直到现在,每想起这件事,我的心里还是那样的难受、愧疚。寡淡,浓稠的味道和零星的几片海带让我难以下咽,我很抱怨地对姥姥说:“太难喝了,我不喜欢,不想喝了……”只留下大半碗的豆腐脑,和姥姥想说却不知说什么的长长的沉默……在那个艰难岁月里一路走来,贫穷、饥饿,如今衣食无忧的我们却无法体会。

一次晚饭后,姥姥和我一起坐在槐树下聊天,她笑着说:“就像你爸妈挂念你一样,我也惦念着我的孩子,你们哪一个我不都用心去疼着啊!我现在也不缺什么,就缺一个能陪我说话的人,哪怕是一个小孩也好啊……”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格外酸楚,姥姥已是耄耋之年,最牵挂的是我们,最需要的是我们,可离她最远的,也是我们。从一家人一个餐桌到一个人一份碗筷,从从前的热热闹闹到如今的冷冷清清。

时间,如秋雨般绵绵不绝地流淌。回忆像风一样吹来,真想再回到那座老屋前,坐在姥姥身旁,让秋月将时间拉得像影子那样长。只是陪伴,无需多言。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吾思故吾在】1:8的尴尬 11-27
【吾思故吾在】大学学习与活动的秤杆该如何摆 11-27
【吾思故我在】扼住孩子咽喉的恰恰是父母那双放不下的手 11-17
【吾思故我在】“双十一”不能只剩低价的噱头 11-17
【吾思故吾在】最大份炒饭带来的“大”问题 11-05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