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菁华
【莘莘学子】军装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院学生记者站 林健华 蔡雪莹 唐思媛 余艺娟 林栋贤 肖玉婷 张艺         责编:程楚欣     美编:院学生记者站 江嘉俐     发布时间:2017-05-26    

一身军装,几招擒拿——2017319,来自学院八一学社的几名退伍学生兵,在文化产业系2016级汉语言文学、广告学专业的一场晚点上公开亮相,手把手为同学们教起了防身术。“人身安全是一个热点问题,大学生应该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八一学社社长洪振凡表示。

八一学社,成立于201611月,是协和学院退役大学生士兵之家,意在传承部队光荣传统、发扬部队优良作风、发挥部队人才能力,目前有近40名退伍学生成员在社。每年,学院都有一批大学生入伍练出精气神,同样,也有一批结实挺拔的退伍兵回到校园,并成为八一学社的一员。这些就在身边的退伍军人,付出两年的汗、血、泪,把踢过的正步、唱过的军歌、肩上的军衔都铸进了习惯里、性格里、骨子里。

吴志萍

系别专业:外语系2014级英语专业

入伍时间:2013年9月

感悟:做后勤话务得练脑功,必须背下2000多个电话号码,还要记住来电顺序。忘不了当时跟战友们天天聚在一起背‘天书’,是工作伙伴,更是朋友。


邹宇

系别专业:文化产业系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入伍时间:2013年9月

感悟: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但我不后悔这两年,别人有朋友、家人、爱人,而我比别人还多了战友。还有我的班长,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


穿得上,军装的沉重

透过电视机,看见阅兵仪式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还是初中生的吴志萍心想,“英姿飒爽”这个词简直是为他们度身定制。对军队的向往,在她的心中也越发滋长起来

2013年7月,正读大一的吴志萍回家过暑假,听说往年的12月征兵季今后改为9月。这个讯息将她参军的念头催化为了行动。

“如果被分配到偏远、艰苦的地方去,怎么办?”

征兵面试上,面对考官的提问,吴志萍说:“一切服从安排,当兵是历练,在哪都一样。”这个回答,将她送进了陆军部队。2013年9月,成为了吴志萍人生道路的新起点。

在这个起点上,随着参军的浩荡队伍北上的,还有邹宇。因为幼年钟爱的电视剧《女子特警队》,邹宇早早种下了当兵梦。等到真正入伍后,她才发现,当兵的日子并不像电视上那样帅气。这恐怕也是所有新兵的心声。

每天,早上一起床,头一件事就是用小方凳磨被子——把被子里的厚棉絮磨匀、磨薄,再叠成“豆腐块”。排长告诉新兵蛋子:“你们磨的不是被子,是耐性。”等到内务整理完,要跑完一两公里才能吃早饭,紧接着就是反复磨人的训练,每天如此。

夜里,邹宇哭了起来。第一次离家、训练的艰苦,都令她难以承受,难免产生退缩的情绪。“进部队的第一年,什么脏活、累活都得干,挖水沟、厕所都是常事。”卢伟城直言,高难度的训练和严格的管理制度是部队的标配,那结结实实发生在皮肉上的痛苦能轻易打破入伍前的憧憬。

“班级内务没拿第一,要罚!”班长一句话,就让全班吃尽苦头。要知道,“一人犯错,全体受罚”是初来乍到的新兵们首先要习惯的。

罚蹲,第1个小时,卢伟城腿已经僵硬了;第2个小时,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水泥地上,还是云朵上。可也只能忍耐,熬过4个小时,卢伟城慢慢地直起身,眼前一片黑,晃了好几次头才重新找回“光明”。

而在这钢铁纪律的军营中,士兵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就是家。入伍一星期后,吴志萍终于有了一次与家人通话的机会。周六中午,10名战友轮流打一部电话,一人仅5分钟,不得超时,也不准哭。眼见着手握话筒的战友都红了眼睛,一旁等待的吴志萍,从未感到给家人打电话是如此郑重。

轮到吴志萍。按下号码,刚拨出去,妈妈就接起了电话——“过得好不好?想不想家?有没有照顾好自己?……”电话那头,一家人轮番问好,这几分钟,她才重新做回了父母的掌上明珠。可是,她还没来得及一一回答,通话时间便结束了。

吴志萍、邹宇和卢伟城,在祖国大地的3个角落同时入伍,光荣之中饱含辛酸。在熬过新兵连的艰苦后,日子便越发明朗起来。吴志萍和邹宇成了通信兵,而卢伟城一名汽艇兵。

201311月11日,邹宇生日前夕同时也是新兵授衔的日子。士兵们身穿春常服,在部队礼堂里,高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接着,班长为邹宇戴上军衔,意味着她正式成为一名军人,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那时候就想着一定要对得起肩膀上的军章,履行好我的责任和义务,不能辜负父母和部队的培养!这个军衔,就是我有生以来最好的生日礼物。

高正嘉

系别专业:国际教育学院2015级金融学专业

入伍时间:2013年9月

感悟:我从高中就很想参军,视力不行,大一做完视力恢复手术才去成。铮铮男儿,总是有一个军人梦的



陈思婷

系别专业:文化产业系2015级汉语言专业

入伍时间:2013年9月

感悟:一开始,心里只想着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受苦?好想回家!但是退伍时却舍不得患难与共的战友,舍不得一切。


担得起,军人有分量

通过新兵集训,分到连队后的日子更不轻松。第一次正式训练,倒了高正嘉一班人。攀登固定,是指把被复线架设在树木等高大物体上有线通信兵最基本技能之一。训练场班长灵活地攀上5米多高的树干完成了一次示范。

只有一次示范,接下来就靠自己摸索。对于从没爬过树的高正嘉来说,简直就是堪比登天。但作为有线通信兵,为了保障各部门通信联通和通讯安全,攀登固定是必须掌握的技能——高正嘉一咬牙,上!

两只手在上头扒,两只脚在下头蹬,高正嘉在树下可急了眼,怎么也上不去。粗糙的树皮上满是倒刺,他的手臂往上一擦,疼得没力气。同班8个战友的状况也一样,爬树对于城市人而言毕竟陌生,这让一旁“观战”的班长满脸铁青。

忍着手臂的疼痛接着练直到第三天,高正嘉才总算做到。他坐在树顶的枝上,能看见大半个营区,攀爬磨伤的皮肉似乎也不那么疼了。树下的班长却依旧表情严肃:“不错!旁边待着去。”

回了宿舍,高正嘉拿出针,把刺入手臂的刺一颗一颗挑出来。通信兵的第一关就令他如此吃力,但是,高正嘉觉得,不论怎样要坚持。

而刚刚成为一名医务兵的陈思婷,在人体解剖课上,第一次面对一屋子尸体,甚至能清楚地看见尸体上的子弹口。手指触碰尸体的瞬间,她觉背后凉飕飕,好像整间教室的气温都降了下来。

但很快,陈思婷拿出了医务兵该有的镇定。恐惧与好奇是一对双生子,心跳加速既代表紧张,也代表兴奋。尸体冰冷,解剖刀也冰凉,但陈思婷的心是热的。“学习的劲头特别足。”她说,从小就常幻想着成为一名医生。

陈思婷的医务技能学成之后,回到部队,此后伤员们都得跟她打交道了。令人又怕又好奇的人体解剖课、深奥的药理知识、实用的中医推拿等课程,驱散了初入部队的阴霾,成为军旅生活的意外礼物。

在军队中,不同的兵种有着不同的职能,而相同的是,所有兵种都是国家武装力量必不可少的一环。可想而知,高正嘉所代表的有线通信兵,是各个指挥部间的通信保障;而陈思婷所代表的医务兵,则是后勤前线能够保持运转活力的必备力量。

不同的兵种象征着不同的符号,每个符号给了每个士兵一个崭新的定位,他们就在其中探寻自己的价值。2016年,五月天晴,台湾海峡的碧海之上,潜艇兵郭杰仰望蓝得没有边际的天空,而持续不断的轰鸣声破坏了这份意境——成排战机划过天空,海面上的战舰则配备着真正的导弹。

“第一次经历这么大规模的海陆空三军联合演习。”郭杰,承担通讯任务。墨色的潜艇没入粼粼发光的海面,舱外的气压浮动,深海的压迫感钻进郭杰的内心,而他早已经习惯。他负责信息的加密与解密,操作电台已轻车熟路。战友们则在各自的操作台前屏息工作,十几号士兵如钟表的齿轮一般,勾连运转,配合默契。

身为潜艇兵,入伍两年,郭杰足足花费9个月时间进行新兵训练。要知道,一般陆军新兵连只有3个月,可见潜艇兵要求之高。终于,在演习的这一刻,郭杰可以放心感慨,无愧这两年汗水。

郭杰

系别专业:信息技术系2016级数字媒体技术专业

入伍时间:2014年9月

感悟:在国旗下授勋的时候,感觉到一股热血、一股感动,只有当过兵后才能体会到。现在回不去部队了,那就让部队生活成为人生路上的红色回忆吧!


卢伟城

系别专业:经济与法学系2014级金融学专业

入伍时间:2013年9月

感悟: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部队生活,那只有‘流金岁月’了。当时很苦,但是现在想起来却很美好!


脱得下,军魂在心中

部队生活的艰苦不言而喻,但这正是郭杰从小梦想的。“打算扎根边疆,扎根部队。”想当英雄,就要付出汗水,郭杰从一开始在水下“浑身上下都不对劲”的新兵,到后来习惯了恶劣环境的合格潜艇兵,他满足于作为一名人民解放军。然而,2016年9月,他因身体受伤不得不退伍,回到校园。

也许每一个刚入伍的新兵,都觉得日子望不到头,但真到了退伍的时刻,就会发现两年的军旅岁月实在太短太短。退伍之日,邹宇最后一次来到部队礼堂,副参谋长为她卸下了军衔。卸下了这份珍贵的“生日礼物”,邹宇想到自己不再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不禁眼泪直流。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高正嘉在退伍那天,与战友们约好快快乐乐离开。同班8人列队,整齐划一走向集合点,高正嘉走在最前,兄弟们便联手将扛了起来,跑着送进了汽车。汽车动,高正嘉隔着车窗,跟兄弟们对视的那一眼,没能守信,到底还是哭了。

“舍不得部队的一切。”曾经挣扎着想要离开部队,到爱上这规律得有些单调的生活,陈思婷花费了两年。现在,作为一名大学生,距离退伍,又过去了两年。“我还会回去找我的战友,一直她们保持联络。”她说,那些曾在被窝里、医务室里、分别的汽车上共同流过的泪水早已蒸发,如今感怀当初,彷佛还能尝到那又涩又甜的滋味。

回到了大学校园,吴志萍做起了从前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加入系女生部、参加文体活动、台前幕后忙活。曾经,部队流行脱口秀,对舞台又胆怯又向往的吴志萍,被教官逼着上,强憋着一口气完成的表演却得到了欢呼。她这才明白,表现自我并不可怕。那么,回到大学,怎么能错过那一个个令人憧憬的舞台呢?

“当兵,担的是责任、纪律,是一颗赤子心。”如今,郭杰作为年级主席,能够游刃有余地应对学习工作,离不开军旅生活磨练成的做事风格、做人风骨。从部队到大学,从入伍前稚嫩的少年,到如今成熟稳重的学生领头羊,郭杰的成长,离不开军队的磨练。

“部队既像第二个大学,又像第二个家。”一个全新面貌的卢伟城军营大门走出来,走过门前500米道路,重返校园,平凡却绝不普通。参军给他带来什么?卢伟城说不清,但是,今后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行动,都将来自那颗永远属于军人的心。

一腔热血,参军悔,铮铮铁骨部队存;满怀情义,战友皆兄弟,退伍分离柔情泪。一次次风来雨去,一次次流汗受伤,没有哪个士兵会忘记这一身军装的分量。回到校园的退伍学生兵们,将在“八一学社”中集合力量,把一身军绿、一腔军情传承下去。

张鹏对本文亦有贡献)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无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吾思故吾在】共享单车的“素质”试卷能“及格”吗?? 05-16
【微发现】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餐卡! 05-16
【记者视线】APP打卡:手机里的“爹妈”,真能管住自己吗?? 05-16
【吾思故吾在】勿让爱国变成一种无端的施暴 04-13
【吾思故吾在】对法应当怀有敬畏之心 04-10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