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协和菁华
《中国教育报》整版报道我院学子缅甸摄影献爱心感人事迹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发布时间:2010-11-12    

 

1112出版的《中国教育报》在4版以近整版的篇幅报道了我院我院学子黄启鹏在缅甸果敢拍摄当地孤儿,并用照片为宣传媒介,在国内执着地为异国孤儿募捐献爱心感人先进事迹。

现全文转载如下:

 

一个在校大学生,一次踏出国门的拍摄之旅,演绎成一段情节曲折的爱心故事

 

黄启鹏:一番辛苦只为缅甸果敢孤儿

 

■本报记者 龙超凡   通讯员     

    一个在校大学生,一次踏出国门的拍摄之旅,竟然演绎成爱心之旅。整个大三上学期,黄启鹏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募捐上,碰壁无数,失落常有,但他从未放弃,最终为异国贫民窟的孩子们募集到几万元的物资,并亲自把物资运送到了缅甸果敢……现在已读大四的他,仍惦记着果敢的孩子们,想为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执著地为异国儿童募捐的黄启鹏现就读于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是一位长相清秀、充满活力的青年。他略带羞涩地说:“我接受媒体采访并非为了出名,而是希望人们了解果敢贫民窟孩子们的真实生活,进而给他们一些帮助。”

进入黄启鹏的故事,他为异国孩子募捐的心路历程渐渐明朗起来。 

  

 

 

 

独闯果敢

    黄启鹏,广告学专业2007级学生,现担任学院摄影和DV协会会长。

他有一位堂叔在缅甸经商。2008年寒假回家,堂叔告诉他,果敢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这使黄启鹏萌发了前往果敢拍摄纪实作品的冲动。

不久,黄启鹏无意中看了摄影家吕楠拍摄的作品《缅北监狱》,更坚定了去那里创作的想法。

黄启鹏决定大二暑假赴果敢,他开始悄悄地筹钱。

2009725,这是令黄启鹏终生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他启程了。坐火车从福州出发,经龙岩、昆明、云县、南伞,再辗转至果敢……一路颠簸,一路遐想。

728,历经4天的车马劳顿,黄启鹏终于到达果敢首府老街。那一刻,他既兴奋又紧张。“满街都是扛着AK的同盟军,当时我紧张得吃不下饭。”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再回忆脑海中想象了无数遍的果敢,黄启鹏难免紧张、害怕。

“这里90%的居民都是汉族。”心里这样宽慰自己,黄启鹏的心情也就渐渐放松了下来。

随后的见闻,令黄启鹏感到十分震撼。这使他调整了拍摄计划,同时也影响了他其后的生活。

    原来,果敢贫富差距非常大,除了几十个赌场装修得富丽堂皇外,剩下的就是用几块铁皮、木板和塑料布“堆”起来的贫民窟。

光着脚的孩子们三五成群,或拎或背几个装着垃圾的袋子。当看到地上静静躺着的矿泉水瓶子,他们就会蜂拥而上,像争抢宝贝一样;在垃圾箱里发现“好吃的”时,他们便小心翼翼地翻出来分着吃。这些孩子大的不到18岁,小的也就2岁左右。

“这种场景在当地很常见。”黄启鹏很快了解到果敢地区大多数儿童的真实生存状态——靠捡破烂维持生活,睡在垃圾桶旁,经常吃着冷饭剩菜……

目睹眼前的一切,黄启鹏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一定要利用手中的相机,帮助这里的贫困孩子。”这个念头,在他心中愈来愈强烈。

此行,黄启鹏原本计划模仿吕楠拍摄吸毒和犯罪等黑色题材,但到果敢后他决定将镜头对准这些贫民窟的孩子们。

黄启鹏最早把镜头对准的是这样一群孩子:有父母,却居无定所,只能靠捡破烂维持生活,而且经常只能吃别人的残羹剩饭,读书成为遥不可及的梦。他想透过镜头观察这群孩子的真实生活,更想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

于是,黄启鹏几乎天天和这群孩子待在一起,用相机记录孩子们捡破烂的点点滴滴。把纸箱侧立起来,蜷曲着睡在里面;蹲在垃圾桶里,头倚着桶就能安然入睡;衣着破烂的四五岁孩子,背着和身高差不多的垃圾袋……就是这样一群为生计所困的孩子,黄启鹏却夸张地取名为《贫民窟的破烂富翁》。

其中,贫民窟里一个名叫“悠悠母”的10岁小女孩,格外令人心酸。从正面拍摄,小女孩一脸稚气;而拍摄其背影,看起来却像是50多岁的人。黄启鹏将“悠悠母”这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取名《十岁的年龄,五十岁的背》。后来,这张照片展出后,打动了不少人。

与贫民窟的孩子相比,也有生活得“幸福”一点的。在一个名为老街圣果小学的孤儿院,黄启鹏内心感到一点点宽慰。然而,宽慰毕竟是自欺欺人的,因为这里的孩子们虽然吃住有保障,但他们没有父母,无法享受父母的爱。

黄启鹏很快发现,孤儿院的孩子们不分男女都是光头。一问,答案叫人哭笑不得:“由于有虱子,而财力有限,没办法给孩子们一一驱虫,索性都理光头。”

由于天气和路程的限制,“孤儿院”题材的拍摄只进行了一半。

87,黄启鹏开始着手拍摄《大水塘的崩龙族》,这里的孩子有吃有住,也有父母,但他们却过着最原始的生活,电路不通,至今还点油灯过日子。据说,十几岁的孩子基本没衣服穿。然而,果敢88爆发武装冲突,他这一计划不得不遗憾地放弃了。

 

艰难的募捐

最初,黄启鹏到果敢拍摄专题照片是为了参加一些摄影比赛,颇有一点靠摄影赚点吆喝的味道。

但在果敢的拍摄经历,彻底改变了他“可笑而幼稚”的想法。黄启鹏说:“真正深入拍摄后,特别是跟那些孩子成为朋友之后,我开始反思,作为一名纪实摄影者的价值。”

回国后,黄启鹏的脑海里经常浮现的是那些在果敢结识的孩子。

黄启鹏说,他忘不了,好几次,贫民窟的孩子们从垃圾箱里翻出快餐盒,高兴地蹲在地上吃起来,碰上好吃的,还转过头对着我喊:“阿哥要不要?”他忘不了,那个喜欢牵着他的手的“悠悠母”。

    他忘不了,孤儿院里那群一律剃着光头的孩子们……

   “既然我了解了贫民窟孩子们的穷苦生活,我就该尽力为他们做一些事情。”黄启鹏加深了对拍摄纪实照片意义的理解——如果照片仅仅是博取读者视觉上的同情,摄影就失去了最本质的价值,对于镜头下的孩子们也没有任何意义。

    “搞募捐!”黄启鹏听见自己在心里喊。

在黄启鹏看来,做募捐最便捷的方式便是借用网络、报纸、电视等媒体的力量。于是,他把在果敢拍摄的几组照片发到网络上,果真产生了较大的反响。新浪网、中国影像第一门户锋鸟网都以“救救孩子”为题,把他的作品挂在首页,《环球时报(英文版)》更以整版的篇幅介绍了这位大三学生。通过网络的宣传,黄启鹏在校内外召集了200多名志愿者,一起为果敢孩子募捐。

后来,更多的报社和电视台记者纷纷前来采访,但由于记者大多是从新闻角度来报道,而非呼吁人们捐款,因此几乎没有人慷慨解囊。只有在参加某电视台的一个节目录制后,有人捐了200元。

“黄启鹏真会炒作,借募捐来出名。”一些同学私下议论。对此,黄启鹏百口莫辩。但他的心思并不在同学怎样看待自己上,所以继续搞募捐。

靠媒体的影响力搞募捐走不通,黄启鹏改走现场募捐这条路。然而,现场募捐远非想象中那样简单。

找辅导员,支持;找院系领导,支持;找学院领导,也支持。但是,一个在校生为异国贫民孩子募捐,学院没有先例。结果是,学院、院系、辅导员对黄启鹏的想法表示赞赏,但不能在校发动学生捐款。

福建师大和协和学院有好几万学生,平均每人捐款1元,就可以募集好几万元善款。这本是一条充满希望的路,现在却被堵死了,黄启鹏真有点急了。

在学校搞募捐不行,黄启鹏便把目标转向企事业单位。在果敢拍摄的照片打动了一些同学,他们也纷纷加入了募捐队伍。他们拿着冲洗出来的照片找学校附近的店面、有些名气的企业,都无果。对方的理由很简单:没有学校的介绍信,无从证明照片的真伪,为何要给你们捐款?

一两个月过去了,募捐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黄启鹏几乎要“疯掉了”。

“那段时间,我的脑袋里装的都是募捐,吃饭睡觉都在想这个事。”在募捐问题上,黄启鹏虽然没有头绪,却坚持到处奔走,希望能意外收获一点运气。

有一天,福建师大协和学院一位老师获知黄启鹏在为募捐发愁,便给他指点了迷津:一切募捐行为的实施人,都要到法定单位申请,通过审批开具证明。开具证明的过程让他几乎磨破了嘴、跑断了腿。在他的坚持和努力下,终于在2009122拿到了红十字会开具的募捐活动证明。

 

兑现诺言 

拿到募捐证明的那个周末,黄启鹏便和志愿者们一起行动了。第一次募捐是在福建师范大学和协和学院之间的河西桥头。在志愿者们的耐心宣传和解释下,不少同学被深深打动了,纷纷捐款。

黄启鹏说,刚开始做募捐,大家对此举有太多的疑问。比如,为什么要给外国人募捐?这些照片是真实的吗?这些捐款真的能到达孩子们手中吗?面对怀疑与不解,黄启鹏和志愿者们一一耐心解释。

然而,募捐过程中仍不时遇到尴尬和难堪的事。

有一次,他们到位于福州市区的宝龙广场募捐,刚把反映果敢贫民窟孩子真实生活的照片挂好,就有保安过来喝令收起照片。递过募捐活动证明,保安却找到了“漏洞”:“虽然证明上说可以搞募捐,但没说可以展示照片。”无奈,只能把照片从架子上一一取下来。

志愿者把照片贴在自己的背上,双手再捧一张照片。一些过往的路人对他们的举动有不同的反应,或嘲笑、或鄙视、或不解。有的干脆骂道:“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遗像呢!有病吧?”闻此,黄启鹏和志愿者们内心真不是滋味。

当然,也有许多心地善良的人支持募捐。福建师范大学和协和学院一些师生踊跃捐款,有的捐款不止一次。宝龙广场一家童装店老板被照片打动了,碰巧他不打算再开店了,便把价值2万元的崭新童装全部捐给了黄启鹏。

为了募集善款,黄启鹏想了很多招:办摄影展、在学生公寓进行“扫楼式”募捐、找企业赞助……整个大三上学期,在200多名志愿者的帮助下,黄启鹏一共组织了6场大型募捐,最终募集到2万多元人民币以及价值3万元的物品。

20101月,黄启鹏拿到签证后再次来到果敢,并带去了第一批募捐物资。他给贫民窟的30户居民每户发了一袋米和50元人民币,给孤儿院的20多个孩子带去了新衣服、新鞋子以及女孩子们喜欢的小饰品。剩下的1万元,则捐给孤儿院用于砌围墙、铺水泥地板。

大三下学期,黄启鹏继续为果敢贫民窟的孩子们努力着。由于课业负担较重,大型募捐较难运作,小型募捐效果甚微,他没能筹集到多少资金,倒是募集到一些物资。

今年六一节前夕,他把这些物资给孩子们寄了过去,并打电话到孤儿院询问孩子们的情况。

进入大四,黄启鹏便与协和学院一名创业的大学生合作推广福州“大学生活一张卡”,且将盈利捐给了果敢贫民窟的孩子们。现在,他打算当一名摄影记者,用镜头反映最底层人民特别是困难学生的真实生活,为人民群众鼓与呼。

(文中孤儿为化名。)

 

黄启鹏自述

 

  为了一纸证明

    当地红十字会在福州市中心,而我所在的协和学院位于较偏远的大学城,且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因此,往返一趟并不容易。最令我难受的不是“走冤枉路”,而是“热屁股贴人家的冷板凳”。

有一天下午,上完两节课后我给当地红十字会打电话,说现在赶过去办募捐证明,希望能等我一下。350分出发,中途转车,来到位于市区的红十字会附近的公交站已是530分。一下车,我便发现那名工作人员在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候车,我赶紧跑过去,着急地说:“您不是答应等我一下的吗?”对方称:“你怎么不早点来,我下班了,当然回家咯!”这时,车来了,他上车走了。我呆呆地愣在汽车的尾气里。

在为募捐奔走时,相恋几年的女朋友提出与我分手。那些日子,真是郁闷极了。但想到贫民窟孩子们的眼神,我觉得我得兑现自己的诺言,于是,重新鼓起勇气,为拿到证明而一趟趟地往红十字会跑。2009122,我终于拿到了红十字会开具的募捐活动证明。

 

相关链接

果敢

果敢位于缅甸东北部,毗邻中国云南省。面积约2700平方公里,通行果敢语(汉语西南官话),同时流通缅元以及人民币。学校教的是云南汉话,手机是中国移动号码,座机也是云南临沧区号,电力由南方电网通过云南电网向老街变电站输送,当地“果敢族”亦是缅甸的汉族。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2014迎新新闻专题(持续更新中) 09-05
盘点2013(图文) 03-12
首页链接 09-15
勤俭节约 03-19
【映像协和】协和学院宣传片-2014年版 11-26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