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思想观点
【记者视线】83.9%受访大学生认为“被熬夜”会导致宿舍关系恶化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院学生记者站 何杨杨 林健华 鲁艺悦 张 艺         责编:林健华     美编:刘书淇     发布时间:2017-02-24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夜已深,宿舍里依然灯光灿烂、杂声不断,彼时昏昏欲睡的你,是否感到深受其害,却又无可奈何呢?大学宿舍内的熬夜现象,“熬”的或许不只是夜,更是宿舍关系。

所谓“被熬夜”,是指由于舍友熬夜而产生如噪音、屏幕光等影响,导致其他人被迫晚睡的情况。对此,本报记者对大学生群体发起调查,共收回323份有效问卷,结果显示,足有83.9%受访者认为“被熬夜”的确会导致宿舍关系的恶化。由此可见,“被熬夜”实际上是引发大学宿舍矛盾的导火线之一。

60.37%受访者曾遭遇“被熬夜”

每个人对“熬夜”有不同理解,到底几点睡觉才算熬夜呢?在问卷调查中,有21.67%受访者认为是晚上23点,43.16%受访者认为是午夜0点,23.84%受访者认为是凌晨1点,还有8.36%受访者认为是更晚的时间。而在323名受访大学生中,遭遇过“被熬夜”的达到60.37%,从未遭遇过的占39.63%。

顶着一对熊猫眼,文化产业系2016级学生小赖深受“被熬夜”困扰。“我常常在快进入睡眠状态时,舍友都还开着灯。灯光太亮了,我睡不着。”小赖说,“睡眠质量差,第二天的学习效率会下降,还可能引起宿舍纠纷。”

无独有偶,这段时间,每到临睡前,经济与法学系2016级学生小张的舍友们就放起“午夜电台”,内容常常是血案、鬼故事之类,声音从低音炮里冒出来,就会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小张认为,只要不超过凌晨一两点钟,这种状况还可以忍受。实在受不了时,就只好提醒舍友小点声。而文化产业系2016级学生小羽一旦遇到“被熬夜”,则会用翻身、叹气等做法暗示舍友。

“这对我们宿舍关系有很严重影响,等早上起床我很可能不会给她们好脸色看。”小羽表示,她曾经在睡觉时受过舍友干扰,非常破坏情绪,“被熬夜”成了她最讨厌的事情之一。

51.39%受访者顶多能忍受5次“被熬夜”

夜深人静时,说话声、键盘声,甚至移动物品的声音,这些细微的动静也显得特别突兀。文化产业系2016级学生小徐表示,舍友总是晚睡早起,动静又大,令她十分难受。“舍友太吵的话,我会直接对她发飙,让她小声点。”小徐说,但这样一来,也使得舍友关系产生隔阂。

管理学系2016级财务管理专业的周融锋则表示,自己遇到“被熬夜”,会在第二天找个时间与对方单独谈谈。文化产业系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吴怡涵则倾向于用QQ聊天的方式交流,与舍友协商。

但是,遭遇“被熬夜”就立马与舍友正面协商的人,并不占多数。在问卷调查中,一次都不能忍受“被熬夜”的受访者仅占4.64%,足有51.39%受访者可以忍受5次,能够忍受10次的占11.15%,还有32.82%受访者认为无所谓。

“毕竟大家要一起生活四年。”管理学系2016级学生小王表示,舍友们吵闹时,他会口头提醒,要是舍友不听劝,“我可能会一直忍受下去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面对“被熬夜”,大多数人都会像小王一样选择默默忍受。为了不影响宿舍关系,只好迁就舍友的作息习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漫漫长夜,当困意和疲劳席卷全身,特别是当你经历了一天的课满,正准备回笼睡个好觉时,遭遇舍友“深夜电影院”带来闪动的光影、一大串兴奋的讨论声、变相秀恩爱的“煲电话粥”……你的忍耐,到底能坚持多久呢?

81.33%受访者赞同按作息时间分配宿舍

熬夜,不仅对健康有害,还不同程度影响着宿舍关系,可能导致舍友间争吵、冷战,甚至肢体冲突。“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每个人都有个体差异,生活在一起还需要磨合。”面对这种情况,文化产业系辅导员陈莹建议,“同学们晚上十点半以后最好就开小台灯,还可以买有遮光功效的床帘。”

“舍友间也要多沟通、多包容,有矛盾大家坐下来谈,不要一直放在心里。”辅导员陈莹表示,她的学生就曾因“被熬夜”而产生宿舍矛盾,自己也会出面调节,但她强调,舍友间开诚布公更为重要。在面对无可避免的“被熬夜”时,可以用调侃的方式说出来,要是收收埋埋、闷着生气,反而会弄僵宿舍关系。

除了沟通,还有哪些方法能够尽可能减少“被熬夜”现象呢?从去年开始,我院外语系开创了“微信预报名”,让新生在家提前选舍友。新生只需关注“协和外语”微信公众号,提交自己的生活习惯,系统就会按照数据优化宿舍组合,让宿舍分配更加人性化。

调查显示,81.33%受访者赞同按作息时间分配宿舍,不赞同的仅占18.67%。但是,按照作息时间分配宿舍,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被熬夜’问题。因为高中时候作息规律并不代表大学很规律,就算大一作息规律,到以后考驾照、考研等,就有熬夜的可能外语系辅导员吴海燕认为,人性化分宿舍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但也不可避免的存在问题。

“大学生应该要明白,宿舍是一个公共空间,跟私人空间很不同。住到一起,要寻求‘最大公约数’,比如制定一个作息时间表,在规定时间熄灭大灯,睡觉的同学还可以用眼罩、耳塞等。”辅导员吴海燕表示,实际上,每个大学生可能同时扮演着“影响他人”和“被他人影响”的双重角色,只有大家真正相互宽容,换位思考,才是长久之道

(高雨馨、李菲、杨云清、蔡雪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无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微发现】毕业了该回老家工作吗? 02-24
【吾思故吾在】拿什么拯救你,“过劳”与“空心”? 02-24
【吾思故吾在】“互联网+慈善”任重道远 02-24
【微发现】校园公益之路 怎么走最有爱? 11-22
【吾思故吾在】高校招生与培养的齿轮如何有效对接? 11-21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