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思想观点
【吾思故吾在】学手机销毁大会:暴力教育是“鞭炮”还是伤人的“炸弹”?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文化产业系2017级广告学专业 陈健         责编:郑 旭         发布时间:2017-11-02    

近日,一段在河南南阳某中学举行手机销毁大会的视频,引发社会热议。几十部从学生手中没收来的手机被扔进水桶,用锤子用力砸烂。据校方表示这是一次为学生而虑的伟大之举。但这一锤一下的砸击,摧毁的到底是所谓的手机玩瘾,还是从古流传至今的“儒师道矣”?

近年来,中小学生是否应该禁用智能手机成为一个热议话题。上课玩手机,下课睡大觉,已经逐渐成为部分学生的生活常态。而这样情况下所逆生而伴的暴力式教育也便成为了网上所热议“师道之不复”的现实催化剂。

你敢带,我就敢砸。如此暴力式教育的实质无非是“以暴制暴”,这样的恐吓性对待确实是简单粗暴,是可以迅速减少智能手机在校园的出现频率。但是这样的做法真的正确吗?“暴力教育”是不是“教育”的穷途末路呢?

“砸手机是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校方一开始便试图从一个看似正确的“以人为本教育”角度来掩盖这场销毁大会的暴力破坏性质。但是,几十部手机加在一起价格不菲。若是由人师表者全部打砸和销毁的话,教出的学生怎会理智而宽容来这么处理问题呢?除了存在“损坏他人财物”的嫌疑,也为学生埋下了一颗“暴力”的种子——如果要禁止,就选择破坏。专制封闭的管理方式,可能只培养人的奴性,造成个性压抑,迟早会以不同形式爆发。暴力教育也许在施暴力教育者看来只是一枚“炸醒”学生的鞭炮,但是它的本质却是一颗会“炸伤”学生的危险炸弹。

学校如此暴力执行的压迫下必然催化学生隐匿手机的能力和对抗心理。不少的新闻里也有出现暴力教育也许在施暴力教育者看来只是一枚“炸醒”学生的鞭炮,但是它的本质却是一颗会“炸伤”学生的危险炸弹。当下也正是如此,杨永信电击事件曾风靡于社会一段时间,“治疗”的孩子在身体和心灵双重打压下,学会了伪装和无条件顺从,终于成为这个畸形教育体制下的病人。

“打是疼,骂是爱,不打不骂不成材”——这是中国传统教育观念为教育暴力行为所包装的“铠甲”至今难以打破。一句“以爱之名”空有良善的初衷,却无法真正实现教育的目的。无论是校园乃至家庭教育中出现的教育暴力。从教育暴力的矛盾冲突双方的根源来看,却似乎如出一辙。教育者在角色上的认知错误,将施教者转变为了施恩者,错把手上的教鞭当做权杖,发号施令让学生接受“教育”

暴力教育的背后便是自律意识培养的缺失。在自律和他律的对峙下,这样的对比案例不在少数。暴力教育是“他律”教育的极端体现,它主张“服从暴力”与“强制束缚”。“他律”教育并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它是一种束缚,使得教育者主观地要求受教育者被动接受强制化教育。而教育的本质,是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它不是单纯的“挤压”,而是一段培养的过程。

现今“无手机课堂”逐渐引入大学生课堂,把适当的提醒和约束作为学生摆脱手机依赖的契机,激发自律学习、自主学习的动力。 “教之有道,则人才济济,风俗丕丕,而国以强,否则反此。”对于中小学生使用智能手机,应该堵疏结合。在属于学生个人的时间和空间,可以对智能手机的使用适当“松绑”,以师以德。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无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吾思故吾在】日本神户制钢的十年造假,对中国是机遇更是警醒 11-02
【旗山时评】(2017.10.16-2017.10.22) 10-31
【我思故我在】日本神户制钢的十年造假,对中国是机遇更是警醒 10-31
【我思故我在】欲戴王冠,何以以隅人之辩代以舆众之见 10-16
【我思故我在】以艺术批评的方式冕之,不为置之死地而后快 10-16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