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首页
公告:
首页 >> 思想观点
【我思故我在】欲戴王冠,何以以隅人之辩代以舆众之见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撰稿:院学生记者站 陈 健         责编:余艺娟         发布时间:2017-10-16    

9月22日,《逐梦演艺圈·纯洁心灵》在仅仅上映的第一天之后,就创下豆瓣历史最低分。之后,全国院线陆续接到了电影撤档通知。《逐梦演艺圈》成为了目前下架最快的一部国产电影。“豆瓣最低分”引起片方不满。片方要求豆瓣道歉,并声称会动用法律武器维权。

12年来的心血到满屏的2分低评被迫下架,想想也确实有点心痛。极度的心理落差所导致的投诉风波也确实情有可原,但是接下来导演对豆瓣影视观众的回应却是有些近似牵强。《纯洁心灵》制作方发博称“专家观摩研讨会火热进行中”,并在后续接连发布了视频实录和相关头条文章,文章对观摩会的成果总结为“获得评价之高龄人惊喜”。而这样的“专家高评价”的作品,却有着历史创新低分作品这一讽刺的标签。

欲戴王冠,却以虚代实,一部电影的成功不在于嘘头,而在于其本身内容有没有看头。据相关豆瓣用户留言反应,电影其中剧情的破碎实质表演内容的缺乏或存在些许价值偏差的问题作为其客观事实,是为观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从个人角度而言,这样一群80后90后作为当前网络舆论的主力军。在如此娱乐爆发的时代,对国内外著名影片都有所涉猎,积累了相对丰富的观影经验,不少观众对电影的评价不再停留在主观感受上,还能从光影运用、剪辑技术等专业视角予以评析。从另一方面来说,豆瓣影评网站只是一个网民发布观后感的平台,2分的结果并不是网站所能决定的,而是多数人的共同主张。基于此,片方要求豆瓣道歉,其实质就是以“付出12年心血的梦想”为说辞的道德绑架;要求给出2分网评的网民对其进行道歉,这无疑是对“评论自由”的挑衅。欲戴王冠,又为何以要以隅人之辩去掩盖这部电影的客观评价。无论是微信公众号还是网络直播,从2016年初的“东北村庄‘礼崩乐坏’”事件,到而今的“碰瓷”豆瓣事件,无非是一场“刷”字当头,为自身“加戏”的闹剧。欲戴王冠,必应有天下维之。制片方无视豆瓣评分大浪淘沙的公允性,公然要求道歉诉求,或许暴露了制片方的新媒体意识和群众亲和力的短缺。这样地“碰瓷”豆瓣,可谓是无稽之谈。

网站影评理当有其严格规范的生产计算流程,娱乐传媒也需要遵循客观真实的原则。而今的网络环境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自媒体逐渐成为谣言滋生的平台,有些“唾沫星子”就能引发“满城风雨”。电影参与人员包括导演、投资方等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本或经济资本拉拢部分电影影评人、学界业界的大咖为其站台,为电影造势。这使得自媒体也成功被《逐梦演艺圈》负责人作为掩盖事实的工具。所谓的“专家高评价”也便成为吸引票房最后的遮羞布。

“碰瓷”风波,以舆见舆,圈内“砖家”的如潮好评的嘘头,在真实的观影体验面前反而成了一个不争的对比。在后期的记者采访中专家代表赵葆华透露,研讨会上专家除了给予该片肯定,也都提出了不足之处,但《逐梦演艺圈》片方在发布稿件时,删除了缺点的部分。而这样的做法也便是如今部分电影宣传时的一个通病。前期乱坠天花,后期加以渲染舆论氛围。以欺骗舆民来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但随后采访同时,专家代表赵葆华也表示出如今网络上对《纯洁心灵》乱棍打死不是一个正确的批评环境,应该给予年轻导演鼓励和生存空间。无论是从放映前电影《逐梦演艺圈·纯洁心灵》后续接连发布总结为“获得评价之高令人惊喜”。还是后期网络舆民的乱棒讨伐。无论作为文化作品的生产者还是消费者,都不应助长这份网络语境戾气。

影评专家代表人赵葆华最后对电影《逐梦演艺圈·纯洁心灵》的评分为6.5分的中肯,从6.5到豆瓣舆民的2.1分,跨越的是对一个年轻导演的鼓励。欲戴王冠,必承起重,借鉴于“人民日报”的一句总结陈词,“中国电影,理当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梦想从来都是用来激励自己,而不是用来绑架别人。

附件下载: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无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我思故我在】以艺术批评的方式冕之,不为置之死地而后快 10-16
【我思故我在】婚闹?逾越底线的胡闹! 10-16
【吾思故我在】大学迎新:一场燃起新希望的夏日烟火 10-12
【旗山时评】(2017.10.01-2017.10.07) 10-10
【吾思故我在】人民的名义:不为人民所想的电视剧不是好电视剧 06-04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新闻热线:
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新闻网